快樂是要一次過提取的,不能零存整付或當定期存款,一個月一個月的把痛苦儲進去,然後把快樂取回,因為世事難測,正如銀行也會倒閉,人也會死掉。--黄耀明


by saalk

<   2007年 11月 ( 3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  刚刚在晓风书店买了本《士兵突击》电视剧版小说,虽然更想小说版,但奈何就是见不到它的影子。
  这本书简直是一个历史性转移,因为昨天起,我决定不再去晋江,原因就在《士兵突击》上。

  有个在晋江逢提必骂的人曾经说过,晋江就是一个怨妇和泼妇的聚集地,过去我觉得很可笑,而现在,我却觉得不无道理。

  连载文库的前几页被士兵和别的同人侵占了,有人不爽了,希望版主管理,于是引起了一阵讨论,掐架,也是不言而喻了,我嘛,当然是站在为士兵说话的一边儿,我说,如果希望原创文在首页,就别看文不回帖。有人酸化立起,说你们一翘屁股老娘就知道你拉什么shit,我不爽,损之。晋江日渐增多的士兵贴,让我有种麻痹的感觉,我知道很快有人要不爽,要anti之,我很害怕,因为我不希望我所爱的士兵在晋江受到被黑的待遇。
  我在退出掐架贴的时候,贴上了士兵同人论坛的地址,我说,我希望士兵在jj上消失,因为我不希望有人抓着士兵当小辫子,我希望我喜欢的士兵能一直保持纯净。
  我只是不想士兵在晋江上被人骂而已。

  没想到的是,我被士兵粉扯出来骂了。
  她说,看看,你的真面目露出来了,恐怕你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吧,希望士兵在晋江上消失。
  接着,就被人说成了黑。我说我看完士兵的时候,jj还没出现士兵贴,yy楼起来的时候,我已经看了3遍士兵。结果有人说我标榜。

  我说,我已经说的很清楚,我希望我喜欢的士兵能一直保持纯净。
  她们说,那连yy都不需要存在了,同人就应该滚了!有位写同人的作者,用她那足以冰冻我的语言,说这种人我们根本不要理。

  我甚至想忘掉我曾经看过她的文,回过她的贴。
  我说,行,我是黑,你们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,我滚。

  然后,我关了那张贴,删掉了晋江的网址。
  已经泪流不止。

  我寒透了心,我知道我这次,是真的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。

  网络如浮云,网络的后面,你不知道他是人是鬼,为了这样的人而伤心,我不知道我是断了哪根筋。
  也许,那个地方,我是真的爱过,在我无助、迷惘的时候,它真的帮助了我。
  虽然我现在知道,对那个地方来说,我才是真正的浮云,一个过客。
  
  晋江,我现在终于告老还乡了。
  
  
[PR]
by saalk | 2007-11-21 23:16 | 没有沉默的憎恨

大脑神经挫伤

网游

天龙八部
朋友早就走的走,散的散,我是峨眉号,60,不上不下,组队没人要,单打打的我想死,一个人种种田钓钓鱼,可能还是有点感情吧,开着它,有的时候也不玩,就当作是单机游戏吧。。。每次开着它就好像在审视自己一样。。

天下贰
天下贰无论从音乐画面都吸引着我,这几天终于开始认真玩这个游戏,奈何我玩的门派又是血少蓝少攻低防低的派,没有个冰心在后面,每次玩都要准备死10+以上,更可恶的是死后掉灵力掉装备耐久,于是,修装备用了不少钱,逃命时想用幻化结果被告知灵力不够,死一次又一次死的我不亦乐乎。。。呵,每次在势力喊。。有时会有人援救,可是更多是没有,于是,和天龙一样,又是孤军作战,不,就是在玩单机游戏而已。有人告诉我,是我等级太低,所以没人愿意和我玩。。呵,不知不觉就做了人家势力的累赘,我还在那儿跟人求救,压根没人愿意理我嘛。。。于是我退了群,退了势力。。。。。

心里还是难受的要死,最好的朋友,我的家人,都不在身边,每天的生活都是饱受思想上的寂寞,连游戏中,也是如此。。
[PR]
by saalk | 2007-11-19 20:54

夜深人静中……

c0090177_412332.jpg


↑先来展示我疯狂的作业↑

这是两份作业的结合,来自下装改成上装,明信片设计

我们的老师很疯狂,于是我们的作业也很疯狂,她每次布置作业就会说,“玩出点乐趣,给人个意外”,于是我们抓狂了,暴走了,日思夜想,为得就是她那一句话的作业要求。

她说,玩的开不开心是你们自己体会,你们的作业用多大劲儿收获也是你的。

我想是的,她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创造奇迹发现自我的机会,因为她的疯狂,造就了我们的疯狂。

她说,等你们大二大三,快毕业的时候,就会越来越正常,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,做出来的东西反而被框死了,没有意外了。

人出到社会就会被条条框框越栓越紧,思想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个性,老师她也许就要告诉我们,设计,就是一次痛痛快快的玩耍,不要把自己当成一个正常人,要疯狂的玩。

c0090177_4242517.jpg


↑这是我觉得我做的最有趣的作业,灵感来源很明显,当然是《越狱》↑
在原本窗户的基础上,加上条纹,让它看起来像铁条,材料:黑色的胶带。


===============我是条重要的分界线=================


来嘉庚也快两个月了,生活在逐渐的熟悉,大家都很好,我也觉得自己人缘不错,起码是我在高中时完全没有想到的。

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缺陷,有很多很多。

我不是读书很能的人,如果长时间对着慢慢的英语单词可能会疯掉。可是同寝室的一位好学分子提醒了我,英语不可逃避,过不了4级,就拿不到学士学位,那么来嘉庚就没有意义。

我开始很认真的思考是不是真的要遵从hakuya的建议,听听bbc,整点新闻。


===============我也是条重要的分界线================


关于10月27号。
我想那是我永生难忘的一个夜晚,sylvian的演唱会,hk的唯一一场。

他是个用音乐说话的人,所以舞台很平凡,所以他在舞台上几乎不讲话,所以他的歌迷们不会用荧光棒刺激他的眼。

我不是个称职的粉丝,因为我英文不好,因为我在听完后才发现自己对他的音乐了解是那么那么的少,很多歌我是第一次听到。

他的音乐仿若电影,氛围感很强,引导性很强,那种特别的磁场会牵引你的思考,让你仿佛走到另一个世界,他的声音好像来自天上,或是来自你脑中,轻轻的跟你讲他的故事,他的诗。

所有人都很安静,黑暗中,舞台上飘渺的光,拥有强大穿透力的歌声,在一遍一遍的洗涤空气。
[PR]
by saalk | 2007-11-11 04:45